首页

定西新闻

欧弟:一个倒霉半辈子的明星,翻红后心生退意www.js0019.com点击进入

点击:时间:2017-06-20

[摘要]在《喜剧总动员》的舞台上,欧弟从主持人转型说相声的,他一如既往地搞怪,逗乐观众。这个自称从地狱里回来的人,已成长为综艺A咖。但对于从小家庭缺失的他来说,努力只是为了赢得普通人的幸福。

欧弟:一个倒霉半辈子的明星,翻红后心生退意

腾讯娱乐专稿(文/程佳 责编/露冷)

录制《喜剧总动员》的前一天,失眠了。听说要让自己登台说相声,他焦虑得要“疯了”。他感觉自己拿错了剧本,“当初师父说要练三年才出来讲相声的,我连三天都还没有练到。”他满脑袋的困惑。实际上,三天都是虚指,自拜师起,他还没来得及上过一堂课。

欧弟即将以德云社新入门的口盟弟子身份登台。他掏出手机给师弟郭麒麟打电话,对方在外巡演,只能约定录影当天再碰节目,“叔,没事的,你放心。”“少班主”信心满满。可他还是心里发虚,想提前穿上相声马褂找找感觉,却沮丧地发现自己看起来“更像是一个打拳的。”他提议在相声中加入一些自己熟悉的元素,比如放一个DJ台在相声桌上,或者来一段B-box的《报菜名》。郭麒麟听了脸色一沉,他说,“叔,你这样可能会被爸爸退出江湖。”

第二天几乎是硬着头皮上的。欧弟和郭麒麟表演的是一段群口相声,师兄阎鹤祥助演,名字叫做《锵锵三人行》,主题是欧弟相声首秀求巡演,同门师兄开展花式教学。电视中的播出版本只有12分钟左右的时长,而欧弟在前4分钟几乎没有台词。在表演《口吐莲花》的环节,他愣是被郭麒麟和阎鹤祥用扇子打了20多下头,看得很多观众都心疼了。

一周后的《喜剧总动员》的舞台上,三人还是表演相声。这次,他们将传统相声曲目《扒马褂》进行了改编和翻新。欧弟仍然是捧人的那个,他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领域,真的说着说着就表演起了B-box,跳起了舞。这次,效果还不赖。

这才是大家习惯在各种舞台上看到的欧弟:善于搞怪、舞蹈和模仿,用才艺制造情节起伏,逗乐观众。“聪明、勤奋、敬业,是个好材料”,欣赏他,收他为徒,更放言要让他三年红过。

这真的有可能吗?至少坐在我们面前的采访对象,此刻看起来并没有“想红”的强烈愿望。相声首演前一晚,他还在半开玩笑地打退堂鼓,“我原本想说算了吧,我把钱退给他们就回去,让我回台湾,别录了。”他念念不到一岁的女儿JOJO,一刻也不想离开她。

采访中,他提到了退休——这竟然是一个79年生的艺人的内心诉求。要知道,和他同龄的中生代男艺人还在卯足了劲往上冲。很显然,他不是这一类。

他大概动过两次退休的念头,一次是在八年前,还完父亲留下的巨额债务后,他陷入了短暂的空虚,觉得“人生目标已经完成了”。然后就是现在,他对舞台的热情已经全然转移到了家庭——某种程度上,这算是对自己破碎的一种变相补偿。

“又不是没有不红过”,他用最坏的情况做类比。他没有要成为A咖的自觉,无论是做歌手还是主持人,他一直都不是最显眼的那个。这两年,他按照自己的节奏,参与了几档真人秀,偶尔客串几档老友的综艺节目,录制结束之后的时间,都用来陪伴妻子和女儿。

与“不红”相比,他更怕失去眼前的幸福,“因为拥有,所以怕失去,可是以前什么都没有,所以怎么样都可以。”

欧弟:一个倒霉半辈子的明星,翻红后心生退意

欧弟在《喜剧总动员》转型说相声

欧弟:一个倒霉半辈子的明星,翻红后心生退意

拜师郭德纲,对欧弟来说是场意外。

在旅游真人秀节目《花样男团》的记者会上,欧弟见到了郭德纲,他礼貌地寒暄,“郭老师,好奇怪,我看到你怎么看到我师父的感觉。”郭德纲听闻,一张如台湾主持人般圆乎乎的脸,立刻咧开了笑,“是吗?哈哈。”

在东欧的旅途中,郭德纲主动邀欧弟同行,“他说,汉声跟我一组。除了我妈,很少有人叫我汉声,”欧弟回忆,“大概觉得我英文还不错,可以帮他翻译?”两人在出租车一路聊,彼此都感觉很亲切,然后郭德纲开口了,“汉声啊,从现在开始你叫我师父吧。”

“可是我在台湾有师父了”,欧弟指的是带他入行的胡瓜,“没关系,以后你来内地我就是你师父,我罩着你。”郭德纲答。

欧弟:一个倒霉半辈子的明星,翻红后心生退意

郭德纲在《花样男团》中非常欣赏欧弟,甚至收他为徒

关闭